当前位置:医财经 > 资本市场 > 正文

巨亏20亿面临退市风险,“医药白马”怎么了?

时间:2020-07-07 12:31 来源:健康界 编辑:医财经

核心提示

营收连增六年,一朝亏损,昔日医药白马股如今面临退市危局。“一步错步步错”。


  营收连增六年,一朝亏损,昔日医药白马股如今面临退市危局。

  7月3日,浙江亚太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亚太药业,股票代码:002370)发布《关于立案调查事项进展暨风险提示的公告》称,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决定对其进行立案调查。

图片来源:亚太药业公告

  截至本公告披露之日,公司尚未收到就上述立案调查事项的结论性意见或相关进展文件。如亚太药业因上述立案调查事项被中国证监会予以行政处罚,且违法行为属于《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规定的重大违法强制退市情形的,公司股票交易将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

  此前,公司营收净利双双连增6年,如今业绩“变脸”过快,把上市十年积累的利润一朝亏完,外界也对公司产生了质疑。

一场担保引发的变局

  根据亚太药业官网介绍,其前身为浙江亚太制药厂,始建于1989年,2001年完成股份制改造,并于2010年3月16日在深交所正式挂牌上市。是一家致力于化学制剂类药物的研发、生产、销售,主要产品包括抗生素、抗病毒、心血管、消化系统、解热镇痛等化学制剂类药品。而此次证监会立案调查是由亚太药业孙公司的两项担保引发的。

  2019年10月27日晚间,亚太药业发布公告称,公司在自查时发现全资子公司上海新高峰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新高峰)之全资子公司上海新生源医药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新生源)存在两项违规担保事项:一、2019年3月15日,安徽鑫华坤生物工程有限公司、浙江三万药业有限公司、上海新生源签订《KGF2的专利转让费、股权转让费及课题费支付的确认函》,由上海新生源为浙江三万药业有限公司所欠安徽鑫华坤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专利转让费、技术服务费等合计4461万元承担连带付款责任;二、2019年1月30日,浙江温州转型升级产业基金有限公司、温州康成健康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上海新生源签订《合伙企业财产份额转让协议的补充协议》,由上海新生源对浙江温州转型升级产业基金有限公司、温州康成健康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之间的主债务合伙份额转让剩余款7500万元及逾期付款利息承担连带责任保证。

  之后,上述转让出现违约,上海新生源对上述两事项担保余额分别为不超过4461万元和不超过6000万元及相关利息。随后,亚太药业发布公告宣布上述担保违规,并宣告其已对9亿并购来的子公司上海新高峰失去控制。此后证监会介入并立案调查。

  截至目前,此次立案调查还未出结果,但其造成的影响已让亚太药业难以消化。

  根据亚太药业发布的2019年财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09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45.8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20.69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095.57%。

  亚太药业在年报中表示,“鉴于公司已失去对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的控制,且上海新高峰及其子公司无法恢复正常经营,公司确认投资损失12.40亿元。对其他应收账款、在建工程、固定资产、开发支出、其他非流动资产计提大额减值准备,导致公司2019年度产生大幅亏损。”

  事件带来的影响也在持续扩散。2020年4月30日,亚太药业发布2020年一季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49亿元,同比下降59.42%,化学制药行业已披露一季报个股的平均营业收入增长率为11.8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480.74万元,同比下降143.68%,化学制药行业已披露一季报个股的平均净利润增长率为10.39%;公司每股收益为-0.05元。

  6月22日,新世纪评级关注到亚太药业实控人及其一致行动人股票被质押、冻结进展,对其公开发行可转债进行了跟踪评级,将亚太药业主体信用等级由A+/列入负面观察名单调整为A-/负面,“亚药转债”信用等级由A+调整为A-。

并购失利 棋错一着

  翻看亚太药业近几年的业绩情况可以发现,在2013-2018年这六年间,公司营收从3.14亿元增至13.10亿元,翻了4倍;净利润从0.05亿元增加至2.08亿元,翻了近38倍,营收净利双双连增6年,彼时的亚太药业风光无限。

  而之所以能够在前几年实现业绩高速增长,到2019年又爆巨额亏损,说起来都与公司2015年的一桩并购有关。

  2015年12月,亚太药业以现金9亿元收购 Green Villa HoldingsLtd.持有的上海新高峰100%的股权。以期将医药产品产业链延伸至医药研发外包服务(CRO)领域。

  在收购后的2015年至2018年,上海新高峰分别实现净利润9977.43万元、1.08亿元、1.45亿元、1.46亿元,不但实现了业绩承诺,还超额完成了任务。

  业绩承诺期结束后,上海新高峰便状况百出。亚太药业于2019年11月25日派工作组进驻上海新高峰,后因管控工作受阻,亚太药业称对其子公司失去控制权。为此,公司确认了12.75亿元的投资损失,光是商誉损失就高达6亿元。同时,公司还计提5.66亿元的资产减值。最终,亚太药业全年亏损超20亿元,是公司上市十年来净利润总和7亿元的3倍。

  公司毛利率下滑以及各项费用的逐年增加,也是其营收净利大幅下降的主要因素之一。

  在毛利率方面,2015年至2019年亚太药业医药制造毛利率分别为41.37%、41.89%、55.45%、52.00%、39.60%,下滑明显;服务业的毛利率分别为38.49%、37.10%、36.38%、36.46%、11.33%,大幅下滑。

图片来源:亚太药业2019年年度报告

  公司两大业务医药制造和服务业的毛利率在2019年均出现大幅下降。收入不增,毛利又下降,导致亚太药业2019年业绩的大幅下滑,进而导致公司收不抵支。

  从各项费用来看,公司近几年管理费用、销售费用、研发费用等各项费用支出逐年增加,费用总和从2015年的1.48亿元增加到2019年的3.8亿元。在营收不增反减情况下,费用的增加是导致了公司2019年的净利润的下降又一大因素。

图片来源:亚太药业2019年年度报告

  另外,令亚太药业“闹心”的子公司还不止上海新高峰一家。根据亚太药业2019年年度报告显示,公司的主要子公司有4家,分别为浙江泰司特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绍兴雅泰药业有限公司、武汉光谷亚太药业有限公司、绍兴兴亚药业有限公司。

图片来源:亚太药业2019年年度报告

  而上述4家公司在报告期内的净利润均为负值,其中光谷亚太亏损更是达到了5.87亿元。对此,深交所要求公司详细说明公司及上述各子公司持续盈利能力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以及拟采取改善经营业绩的具体措施。

  健康界发现,亚太药业近几年的资产负债率也在逐年飙升,2016-2019年资产负债率分别为11.16%、13.47%、23.45%、72.09%。

图片来源:亚太药业2019年年度报告

  作为曾经的医药白马股,子公司失控再加上偿债能力的恶化,深陷亏损旋涡的亚太药业未来将何去何从?健康界也将持续关注。

  (本文综编自每日财报、中国经济网、中国产业经济信息网、览富财经网、公司公告)

※免责声明:本文信息来源于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删除。
※原创声明:本文系医财经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

联系我们

  • 联系邮箱:hcaijing@126.com
  • 联系电话:021 - 64338302
二维码